民族新闻

陕西石峁皇城台考古靠什么入选中国考古新发现?

2020-01-14 14:30:00     责编:洪涛     来源:中国民族广播网

入选中国考古新发现 候选十大考古新发现 陕西石峁皇城台考古靠什么?

石峁皇城台发掘场景

民族广播网西安1月14日消息(记者雷恺)2019年中国考古新发现日前公布,陕西神木市石峁遗址皇城台大台基遗迹榜上有名。同时,石峁遗址皇城台还作为候选项目,正在参评201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陕西省考古研究院透露,陕西石峁遗址连续多年的考古工作表明,皇城台是石峁城址的核心区域,已具备了早期“宫城”性质,是目前东亚地区保存最好、规模最大的早期宫城建筑,结构复杂、气势恢宏、巍峨壮观,极具“纪念碑”性质。

石峁遗址位于陕西省神木市高家堡镇,地处黄土高原北部的黄河西岸,是中国北方地区龙山时代晚期至夏代早期的超大型中心聚落。石峁城址由“皇城台”、内城和外城三部分构成,内、外城共同拱卫皇城台。2016年开始,皇城台考古工作有序开展、重要发现逐步揭露,2018-2019年完成皇城台大台基南护墙清理。

石峁皇城台大台基南护墙出土石雕

考古人员透露,皇城台东护墙北段上部的规模性揭露,清理出气势恢宏的石砌护墙遗迹和数量巨大的各类遗物。目前揭露的护墙高8-15米、长约120米,墙体整体保存较好。叠覆墙体的主要文化层是来自皇城台台顶“弃置堆积”,其内出土遗物极为丰富。初步统计,东护墙北段上部弃置堆积内出土各类文物标本不下4万件,主要包括骨(牙、角)、石、陶、玉、铜等遗物,还有一些纺织品和漆皮残片。其中骨器为大宗,数量巨大,骨器中还有20余件的口簧,制作规整,呈窄条状,中间有细薄簧舌,一般长约8-9厘米、宽1厘米左右,厚度仅1-2毫米。口簧即我国先秦文献中记载的“簧”,石峁骨制口簧是目前世界范围内年代最早的口簧实物,是世界音乐史的重大发现。

考古人员还发现近20件陶鹰,这些陶鹰多为灰陶质地,饰绳纹或篮纹,身体各部位塑造栩栩如生,腿部粗壮稳固,双翅伸展上舒,脖颈翘昂,背部宽平施交叉贴附装饰,整体作振翅欲飞之状。再加上集中出土的100余片卜骨,考古人员推断这其中可能暗含了皇城台的信仰或宗教功能。

石峁皇城台门址外瓮城出土玉钺

沿门址内的坡道向上攀登,可达皇城台台顶。台顶发掘主要集中于台顶东部,与皇城台门址以公元前2000年左右的道路有机相连。目前确认了一处规模宏大的建筑台基,其上分布大量建筑基址,称为“大台基”,考古人员对大台基南护墙进行了完整揭露。大台基平面大致呈圆角方形,边长约130米,夯土台芯,四周以石墙包砌。南护墙用大小不一的砂岩石块错缝砌筑,石块之间用草拌泥粘接,墙体上还发现有多个纴木洞,最高处残高约4.5米。在南护墙外(南)侧另有一道石砌夹墙,夹道内地面保存较好,与皇城台门址主门道地面相连。大台基南护墙处最为重要的发现是70余件精美石雕,石雕多数出土于墙体的倒塌石块内,部分还镶嵌在南护墙墙面上。绝大多数为雕刻于石块一面的单面雕刻,少量为双面,以减地浮雕为主,还有少量阴刻、圆雕。雕刻内容大致可分为“神面”、人面、“神兽”、动物和符号五类,其中神面石雕体量较大,雕刻最为传神。单面浮雕多为对称式构图,以一正视神面为中心,两侧雕出动物或侧视神面,最大者长度超过2.6米。圆雕为椭圆形柱体,立于夹道正中的地面之上,高度近1米,两面雕刻相同的神面。系列测年数据显示,这批石雕的年代应不晚于公元前2000年左右,为皇城台在石峁城址内的核心地位奠定了极其重要的物质基础,墙面上镶砌石雕的现象应与石峁遗址中发现的“藏玉于墙”和以人头奠基具有相同的精神内涵,体现了石峁先民对皇城台大台基的精神寄托。

石峁皇城台东护墙北段上部出土陶鹰

考古人员认为,连续多年的石峁考古工作表明,皇城台是石峁城址的核心区域,已具备了早期“宫城”性质,是目前东亚地区保存最好、规模最大的早期宫城建筑,结构复杂、气势恢宏、巍峨壮观,极具“纪念碑”性质。以内、外城层层设防、严密拱卫皇城台的城垣结构,奠定了东亚地区古代都城以宫城为核心、多重城墙围绕的城市布局。石峁遗址在城址规划、冶金技术、艺术风格等方面显示出与中亚、两河流域早期文明可能存在的关联性,显示出自新石器时代晚期以来中国北方与欧亚草原存在双向、多重、频繁的交流和互动,石峁遗址所在的中国北方地区是桥接欧亚草原与中原地区的重要区域。

陕西石峁皇城台考古靠什么入选中国考古新发现?

2019年中国考古新发现日前公布,陕西神木市石峁遗址皇城台大台基遗迹榜上有名。同时,石峁遗址皇城台还作为候选项目,正在参评201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陕西省考古研究院透露,陕西石峁遗址连续多年的考古工作表明,皇城台是石峁城址的核心区域,已具备了早期“宫城”性质,是目前东亚地区保存最好、规模最大的早期宫城建筑,结构复杂、气势恢宏、巍峨壮观,极具“纪念碑”性质。